地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郭琳锐我在加拿大当心脏外科主治医生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9:25:00 阅读: 来源:地磅厂家

郭琳锐:我在加拿大当心脏外科主治医生

伦敦健康科学中心大学医院,是安省伦敦市最大的一家医院,来自山西的郭琳锐,作爲心脏外科主治医生,已经在那里工作多年。 郭琳锐毕业于山西医科大学,1991年来到多伦多大学学习,一年以后移居伦敦市。 “83年毕业以后我在山西读了硕士研究生,88年毕业以后正好赶上六四事件,就没有出国。90年年底出来,在多伦多做了一年以后就到了伦敦,一直做到97年。” 尽管郭琳锐在97年就已经拿到了医生执照,也开始在大学医院执行手术,但是受限于当时加拿大的体制,郭琳锐无法正式成爲主刀医生,正好当时中国广东省邀请他回国担任心脏外科主任,于是他回国工作了好几年。 “那时候就很渺茫,这段时间做的是主刀医生的工作,但是实际上,不是以主刀医生的名义来做的,就是自己的心理感觉不好,英雄气短吧,就是那种壮志未酬的感觉吧,所以2000年的时候我就到了广州。” 在中国的锻炼,对于郭琳锐是一笔财富,他由此积累了临床,管理等全方位的经验。2003年加拿大对移民医生的政策终于改变,于是郭琳锐再次返回伦敦,在大学医院正式当上了一名心脏外科主治医生,同时也是大学医院培训住院医生的导师。 “2003年以后,医院一旦看到有这样的可能性,他们马上叫我回来,政府出台了一个新政策,就是允许在外国训练过的医生,在外国毕业的医生,能够达到同样水平的,经过考评以后可以practice,也算是搭上了顺风车。” 每年要做250台心脏手术 郭琳锐现在平均一年要做250台以上的手术,除了做心脏搭桥,瓣膜修复等常规手术外,他也和同事一起研究开发新的手术项目造福病患,2010年他完成了世界第一例心尖到降阻动脉代瓣管道手术,受到各方的广泛关注。 “现在都很注重这些了,尤其是要做世界第一例,那麽我们这个医院,是世界第一个医院做这个手术的。” 具有了中国和加拿大丰富的临床经验,郭琳锐对于两国心脏外科医疗水平,也有了进一步了解。 “从整体角度看,加拿大的医疗水当然要先进了,但是中国的进步非常快的。” 由于需求限制和严格的考试制度,在加拿大要成爲一名心脏外科医生非常不易,尽管挑战性极强,对于行业的热爱,使得郭琳锐执着的在这条路上前行。 “我很喜欢心脏外科这个职业,因爲它是一个挑战性很强的工作,需要你动作很快,需要你反应很灵敏,很敏锐,再加上决策要很快,一旦病人上了心肺呼吸机一定要快,否则的话病人就会有生命危险,总之要快,要准,加拿大有几万个家庭医生,但是心脏外科医生,加拿大只有154个。” 主刀医生责任重大,对体力和脑力的要求也极高,然而看到病患经过手术后,康复并且重新开始新的生活,郭琳锐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病人来医院的时候很痛苦,心绞痛呵,呼吸困难啊,但是出院的时候,我们可以为他解除心绞痛和呼吸困难,病人的生活质量可以提高很多。” 一把手术刀关系着病患的生命,而郭琳锐握着手术刀的手,更非常人的双手,而是拯救病人心脏枢纽的关键。 “我并不是特别保养我的手,我倒是容易受伤的事情不会去做,比如在家里搞个锯子什麽的,我就不会去做,但是一般来说我比较喜欢运动。” 医生被称爲白衣天使,除了平常的手术和工作,郭琳锐还非常热心慈善和公益事业,他义务帮助中国,秘鲁,乌兰巴托等一些偏远地区培训外科医生,建立心脏外科,尽力帮助有需要的人。 “因爲这麽多年,我也走过了很多地方,我觉得穷人太多了,特别是穷的病人太多了,我觉得特别是一个小孩子得了心脏病以后如果不治疗的话,可能一辈子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些工作,减轻一些孩子们的痛苦,也做点好事。” 郭琳锐医生在伦敦有个幸福的家庭,充满爱心的他,希望用神奇的手术刀拯救更多的病患,爲人们解除痛苦,重获新生。 “外科医生可能没有失业的风险,但是也要不断的更新自己的知识,更新自己的技术来适应人口的变化。”

成都到云南大件物流公司

绵阳大件运输公司

东莞托运轿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