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通向生命尽头的电梯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47:35 阅读: 来源:地磅厂家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么黑这么冷?”这是孙哲醒来后的第一想法。

孙哲几个月前从医科大学毕业,学校没有给他分配工作,所以他决定自己去中介公司找工作。

这天,孙哲去了中介公司给他的那个医院的地址,说来奇怪,这间医院竟然开在一个很偏僻的野地里,但是医院挺大的,有11层,还有两层地下室,地下一层是储物用的,二层是太平间。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有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了,心里难免有些激动,到了医院,进了院长的办公室,交了自己的简历,然后院长让他先回家等通知。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概快11点的时候,孙哲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说他是某医院的院长,看过了孙哲的简介,让他明天下午去医院报道。孙哲当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手术室里那昏暗的灯光让他感到很不安,总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突然发现自己是躺在手术床上,自己的身边站着一个女医生,拿着手术刀,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看着自己。

他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手和脚都被绑在了手术床上,孙哲挣扎着想把绑着自己的手的绳子挣断,却发现自己越是挣扎那个女医生脸上的笑容越浓,好像在嘲笑着自己。孙哲正想着她要干嘛的时候,那个女医生动了,拿起手术刀从自己的胸口一直划到肚脐处。孙哲不止一遍到告诉自己,这一个梦,可是身体上传来的痛楚却是那么的真实。只见那个女医生用手将孙哲肚子缓缓的拉开,然后松开了一只手,把那只手伸进了孙哲的肚子里,然后猛地一拉,孙哲“啊!”的一声尖叫。

当孙哲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原来是一场梦。”孙哲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可是肚子上却传来一阵痛楚,孙哲呆住了,难道刚才那个梦是真的?这是,“喵!”的一声惊醒了他,这时他看见床的那头趴着一只猫,那是自己养的猫。孙哲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肚子上有五道伤痕,明显是自己养的那只猫抓的,孙哲松了一口气。那自己做的那个梦是怎么回事,是在预示着什么吗?算了,不想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去医院报道。接着就随便洗漱了下,就去那个医院报道了。

那个医院离孙哲的家比较远,坐公车坐了将近1个半小时。当他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2点多了,可是医院里的人并不多。孙哲去了院长的办公室,等了一会,来了个女医生把自己带走了。孙哲感到很奇怪,这个女医生自己好像在哪见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了,就不再想了。

就在孙哲进入这家医院不久后,他听到了一些传闻,说是晚上过了12点千万不能坐电梯,因为到了晚上12点之后,那个电梯就好像有点不正常,不管你按到多少层,他都会先到地下二层然后才会去你按的那个层数,找维修的人看了看,但找不到任何问题。孙哲心想,骗人的吧,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虽然孙哲这样想着,但是他还是有点害怕,看来他晚上值班不能坐电梯了,说不定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那得有多恐怖啊。

这天晚上又轮到孙哲值班了。因为孙哲听到了这个传闻,所以今天他特别注意了下电梯,却发现电梯没有什么异常,自嘲了下,“呵呵,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我还傻的相信了。”摇了摇头,继续查看这病人的病历。到了12点半的时候,有个病房按下了警报,孙哲看了下,竟然是11楼,也就是顶层,可是自己在1楼值班啊,要是爬楼梯上去非把自己给累死不可,可是那个电梯……

“咳咳,怎么可能啊,好。我今天就坐电梯上去,看看能怎样。”孙哲下定了决心,就向电梯走了过去,犹豫了下,还是把手缓缓的向电梯按钮上按去。电梯门开了,孙哲咽了口口水,想电梯里走去,孙哲按了一下11层。

电梯缓缓的向上移动着,孙哲松了口气,想到:“说了不可能了,还把自己吓得。”到了11层,打开了那个病房的门,可是病房里没有人啊。这怎么可能啊,明明是这个病房按的警报啊。孙哲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处,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看了一眼病房记录,这个房间确实没有住人。孙哲这时有点懵了,赶紧往楼梯口跑去,这时他也不敢坐电梯了。

可是他不管怎么跑,怎么也跑不到楼梯口,而是,每次都到了电梯门口,孙哲有点害怕了,早知道自己就不坐电梯了。因为那个传闻,所以孙哲把一切责任全部推到了那个电梯上,却不知,他刚才出来的那个病房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看起来好像是个医生,她蹲在床边,背对着门口,在那里摆弄着什么。

那个女医生缓缓的站起来转过了身子,她的嘴角挂着一些鲜血,而手中拿着一个什么东西,那个东西竟然还在“扑通扑通”在那个女医生手上跳动着,那竟然是一个心脏,就像是刚挖出来的心脏。那个女医生看见了背朝自己的孙哲,那带着鲜血的最微微上扬,笑的很诡异。

这时电梯突然向上移动了起来,孙哲坐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不知道从电梯里会出来的是什么东西。电梯到了11层,门缓缓的打开了,门里面什么也没有,而孙哲这时好像着了魔似的,竟然缓缓的向电梯走去,就好像是被人控制了一样。孙哲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却缓缓的关了起来。10层、9层、8层、……、2层、1 层,这时电梯却没有停,还是缓缓向下移动,-1层、-2层,电梯停了,门开了。

>>

孙哲从电梯里缓缓的走出来,突然间,他停下了,而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正是那个手里拿着心脏的女医生。那个女医生再次对着孙哲笑了笑,孙哲这时竟然昏倒了,那个女医生走过去,拉起孙哲,然后拉开一个柜子,把孙哲放了进去。

第二天,大家都来上班,同时还有一个人,竟然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女医生。那个女医生竟然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跑到院长的办公室对院长说:“院长,孙哲今天没有来上班吗?”院长惊讶的看着那个女医生,说道:“昨天晚上是孙哲值班,所以今天上午不上班啊。怎么,你不知道?昨天通知他值班的时候,你还在场啊。”

这时,那个女医生更加惊讶了:“院长,我昨天家里有事请假了啊,还是您亲自批的假条啊。”院长懵了:“你昨天请假,那昨天那个人是谁啊,跟你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我还以为你不请假了呢。”那个女医生明显的愣了一下,好像是猜到了什么,但又不太确定,所以就没说出来。

原来,那个女医生还有一个孪生姐姐,和她一样生前在这家医院工作,那是这个院长还没有来这呢。但是她的姐姐在3年前就死于车祸了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她们工作的地方呢?来这是想干什么呢?一个个疑问浮现了出来,想的脑袋都快要炸了,就不再想了。既然知道了孙哲下午才来上班,她也就没再说什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再说这孙哲,当孙哲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而且还很冷。他试着抬了一下手臂,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冻僵了。孙哲用他那颤抖的声音喊了一句:“有……人吗?救……救救我。”可是他发现自己怎么喊也没有用,因为他根本就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也就是说,外界也听不到他的声音。这时他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稀里糊涂的就上了电梯,然后直接下了地下2层,然后好像看见了负责教他的那个女医生,再然后,就昏倒了。

“难道,我是在太平间?”孙哲想着,就加大了声音:“有人吗?快来救救我啊。”可是任然没有任何回声。“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就会放你出去的。”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孙哲身边传来,孙哲吓了一跳,“谁?谁在这?”可是那个声音却在没有出现。

到了下午,那个医生又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对院长说道:“院长,孙哲还没有来。”院长眉头皱了皱,说道:“孙哲这孩子从来不会迟到的,你打过电话了吗?” “打过了,关机了。院长,孙哲会不会出事了?”院长想了想说道:“你派人去孙哲的家里找找。”“好的,我马上安排。”那个女医生回道,然后就出了院长办公室,找人去了孙哲的家。

可是,那个人回来却说到,“孙哲没在家,他家人还以为孙哲在医院呢。要不要报警啊?”那个女医生想了想,说道:“现在报警,警察也不会重视,毕竟失踪还没到48小时,如果明天还没有来上班我们就报警。”那个人点了点头,就走了。

到了晚上,除了当晚值班的人,其余人都下班回家了,今晚值班的人却是那个医生。到了12点整,电梯突然动了起来,直接下到了地下室2层,然后在缓缓的向上移动,到了1层时,整栋楼突然停电了,那个女医生去了电闸那里,看是不是跳闸了。

这时,电梯门却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和刚才那个女医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推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插着氧气,那个人自然是孙哲,这时孙哲已经晕过去了。那个女医生推着孙哲径直走进了手术室,在那个女医生推着孙哲刚进手术室时,电来了。刚才那个女医生也回到了值班室。

孙哲缓缓的睁开眼睛,刺眼的灯光使他眼睛有些难受,但他还是硬睁开了眼睛,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竟然在手术室,而自己的身边站着一个女医生,自己的手脚也被绑着。竟然和自己做的那个梦一样,他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那个女医生,手里拿着手术刀,那女医生怎么那么像带自己的那个医生呢?难道她们是同一个人?难怪自己看到那个医生的时候感觉那么的熟悉,可是他们之间看起来好像有点不一样?

这个女医生手里拿着手术刀就向孙哲的胸膛上割去,孙哲吓得竟然一时忘了呼救。孙哲一想,手术室里值班室不远,呼救的话值班室应该能听见,所以孙哲用尽力气大声喊道:“今天谁值班啊?快来救我啊,我在手术室呢,快来人啊。”

那个女医生冷笑道:“没有的,外面是听不到这里面的声音的。”孙哲这时更加确定这个人不是带他的那个医生了,因为那个声音没有任何情感,冷冰冰的。但是他们为什么那么像呢?难道是双胞胎姐妹?

眼看着那手术刀离自己的胸膛越来越近,孙哲这时也没辙了,吓得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手术刀那冰冷的刀刃,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上,然后他感觉一阵刺痛,手术刀划了下去,一直划到肚脐处,孙哲差点疼晕了过去。那个女医生把孙哲的肚子划开后把手术刀放下,用手把孙哲的肚子拉开,腾出一只手,伸了进去,然后猛地一拉,将孙哲的内脏拉了出来,孙哲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当孙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手术室,插着氧气,他看见自己的内脏掉了一地,他的心脏在那个女医生的手里,还在那里“扑通扑通”的跳着。

那个女医生笑了一下,然后在孙哲的心脏上咬了一口,孙哲只觉得一阵疼痛,想喊,却喊不出来,他太虚弱了。他就看着那个女医生一口一口的将自己的心脏吃掉。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