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尤努斯小额信贷目的是为帮助穷人

发布时间:2021-01-07 12:19:29 阅读: 来源:地磅厂家

张夏楠

对于小额信贷,孟加拉乡村银行(GrameenBank)创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一直持有非常明确的观点:帮助穷人,不以赚钱为目的。

在中国,尤努斯不乏有众多追随者。而在12月15日召开的2014年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年会上,尤努斯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乐于看到很多人从事小额信贷行业,但值得他们追随的应该是原则,有时他们会走上不同的方向,对于小额信贷事业的前景是有害的。

而对于中国时下热衷于讨论的大数据等概念,尤努斯强调,技术只是便利性工具,帮助人们实现想做的事,目标和原则依旧是非常重要的。

帮助穷人的银行

在尤努斯眼中,小额信贷的概念简单而明确,服务贫穷人群,不为自己挣钱,而为穷人创造机会。他表示,是时候建立起界线来区别商业化的小贷和社会性质的小贷,最好能有一个机构或监管部门清楚地告诉人们边界在哪里。

而所谓的边界,尤努斯认为,正是在于动机。“社会小贷的股东并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是为了帮助穷人,所以可能不会获得大的回报;而商业小贷的股东目的是为了获取收益,他可能会买阿里巴巴的股票,也可能做小贷业务,只是想通过贷款挣钱。”他解释。

如果没有好的回报,怎么会有足够的投入?尤努斯认为,这其实是商业人士的借口,当然如果有500%的回报,所有人都会蜂拥而来。而乡村银行的做法是从本地的穷人吸收存款,再贷给当地的穷人。

孟加拉乡村银行在全国有26个分支机构,根据规则,每个分支机构只能在本地区吸收存款并发放贷款,不允许跨区域、跨机构的交易。虽然这在法律上是被允许的,但尤努斯认为,在本地区有足够多的空间来使用资金,钱必须留在当地。

“我们认为会出现这样一种可能性,有些银行在乡村地区吸收了存款,却给设立在城市的银行放贷,这样贫穷地区的钱就流向了富裕的地区,富人使用这些钱使自己更富有。”他表示,富人不会把钱存进乡村银行,运转了这么多年也没有遇到过风险。

那么来自穷人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贷款项目,尤努斯表示,在孟加拉也有类似说法,认为穷人不会有储蓄。事实上乡村银行每年贷出去15亿美元,都是来自内部吸储。

“我们经常劝说他们,哪怕一个星期只存起来1分钱也可以。对于他们来说这是能够实现的。我们给出的利息是10%,对于他们来说也很有吸引力,因为钱增长得很快。”尤努斯表示,今年乡村银行的存款余额已经达到17亿美元。

乡村银行的理念是否适用于孟加拉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尤努斯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即便是在纽约这样的都市,也已经设立了8家分支银行,有2万个客户。另 外在美国的洛杉矶、旧金山,或者是在危地马拉、尼日利亚也都有分支。他表示,问题只是在于如何运作,如何适应当地的具体情况。

他举例表示,如果贷款给一位纽约的妇女,她想在街上摆摊卖东西,可能会因为没有许可被禁止,银行会带着她去找到相关部门,说服他们,让借出去的钱真正起到实际作用,而不只是把钱借出去就万事大吉。

“就像一个家庭,如果有问题大家一起解决,而不是说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尤努斯说。

中国式小贷的困境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引入小额信贷的理念,最接近孟加拉乡村银行模式的公益小贷在中国的发展依旧缓慢。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表示,推行普惠金融,包括商业、公益和政策性小贷都要发展,但不管政策法规、外部环境、机构内生的追求及管理水准等,都 有很多值得改善的地方。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公益性小贷的身份、制度性融资的规则、政策法规及资金的支持等,讨论了很多年都没有得到解决。

杜晓山表示,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大概出现过几百家公益性质的小贷机构,但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消亡,基本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就与联合国合作,引入小额信贷项目进行试点,同期蒙古和柬埔寨也引入同样的试点,现在蒙古和柬埔寨的联合国项目都已经转化成 了专门的商业银行,柬埔寨的这家银行甚至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商业银行,而我们的机构依然只是个试点项目,规模只有几千万。”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直 言,差别就在于制度。

2006年时到访中国,尤努斯就曾直言,中国小额信贷是瘸腿的。他认为,真正有效且可持续地为穷人提供小额信贷服务的机构,应该兼具储蓄和放贷的功能。

在12月15日谈到这一问题时,尤努斯表示,中国的银行吸储能力是巨大的,但小贷机构禁止吸收存款,只能通过其他渠道来获得资金。钱的供应是不会短缺的,要做的只是开启这扇门。他建议,如果对监管有担心,可以先在风险较低的地区做试点。

白澄宇表示,我国已经开始试点的农村资金互助社就属于这样的例子,合作金融正是鼓励农民把自己的钱存在村子里的互助社,贷款给村里的农民。但目前合作金融最大的困境可能就是跑路的困境,造成政府不愿推动,不鼓励。

区别商业小贷与社会小贷的标准,杜晓山解释,尤努斯的模式里小额信贷机构只是保本微利,在成本之上的收益划了三个区间:低于10%是绿色区间,10%-15%是橙色区间,高于15%就属于红色区间。

“如果想追求更高的利润,可以转向商业部门。小额信贷一定是要对穷人有利。”杜晓山表示要鼓励小额信贷真正帮助低收入人群、弱势产业和欠发达地区的项 目。包括P2P、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民间金融等各种变化形态都可以有自己的定位,但如果想追求高利润,请离开,不要假其名为自己牟利。

“乡村银行是穷人拥有的银行,穷人决定、穷人管理、穷人受益,银行的员工只是拿服务报酬。这也正体现了尤努斯提倡的另一个理念——社会企业。我们也在学习和发扬他的理念,其中的差距值得思考。”杜晓山说。

重庆治银屑病好的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儿童白癜风治疗不宜吃哪些食物?

南京皮肤病医院_怎样削掉很厚的灰指甲 改善灰指甲的正确方法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了解白癜风的早期症状 白癜风的初期症状

阴道小肉芽 重庆丰台华肤性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