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幽园鬼事录之鬼封门[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42:41 阅读: 来源:地磅厂家

一九八一年,我从张李店村学校转入实验小学,离开姥爷家来到县城父母身边。那时为走近道,从实验小学到家,需经过一处破旧的无人居住的大院,大院孤零零的坐落在大纸坊村好大一片荒地里,那时有“金高唐、银平原、破禹城、烂陵县”之说,因而当时的禹城出现这类破院落不足为奇。

那大院大门朝南,是大青砖砌成,顶上为飞檐式琉璃瓦结构,屋顶琉璃瓦破碎处,可见多处很粗大的红木屋梁。透过土坯垛起的封门缝隙往里看,见带花鸟的色彩斑斓的影壁墙已经塌倒,门窗破烂不堪,但木质门窗上的雕花精美典雅,还能瞅出点儿昔日的荣光。

堂屋门内黑洞洞、深沉沉,隐约能看到些破桌烂椅堆在里面。风起时里外蛛网轻轻晃动,似感发出无限阴气。地面由老式花砖铺成,砖面有牡丹纹、菊花纹、兰花纹等等多种纹样,显示着过去的富贵繁华。

院里有六棵两人才能环抱的大榆树遮天蔽日,有的树头伸出墙外老远,更显院落鬼气森森。院墙已破损多处,即使破损倒出的最大豁口处,残墙也仍有两人多高,外人很难进去。透过封门的土坯缝隙往里看时,总有冷风丝丝,迎面吹来。

暑假的一天,我父亲带我到他单位,监督我做作业,趁其出去到乡镇上检查,我痛快地在他单位玩了起来,玩到后来,一时高兴,竟把厕所旁的一个挖粪的大勺子扔进了单位厨房的特大咸菜缸里,被回来的父亲狠打一顿。烦恼之余,我跑了出去,不巧的是天又下起了蒙蒙雨,便想到了那个破落的大院墙外有伸出的树头可以避雨,而且离得已经不远,于是直奔那里。

雨天黑的早,我独自站在那院落边伸出墙外的树头下,越想越恼,雨也越下越大,由蒙蒙雨渐渐变为了中雨。

树下有些呆不住了,感觉枝叶上开始不断滑下雨滴,落到脖子里,凉凉的,衣服也湿了一片。便找来墙上落下的好多大青砖,高高垒起,准备顺墙豁口爬进院里避雨。几番努力,还是够不到墙沿。

从高高的砖垛上下来,正在为难,后脖颈上似乎有幽冷的气息吹来。猛回头,见一奇怪的黑衣老头正站在我背后,他手握放羊的鞭子,正冲我笑呢,我急问:“你是干嘛的?!”

他奇异地晃了晃头,用鞭子指着远处的村子说:“我是那边村里放羊的,路经此地避一下雨。”

我接着问他:“你的羊呢?”

他沉了一会儿答:“被同村放羊的一起赶回家去了”。说着他从院后扯过来一块薄薄的略带弧形的黑板子,这黑板子来的很不可思议,刚才我围着院落转过并没有发现有这块板子。

那板整容下两人,于是我们蹲下顶着板子说起话来。他说:“你这小孩胆子不小,敢往这鬼宅里钻,你知道里面的情况吗!?”

我哆嗦了下强笑而故作镇静地答:“鬼推车、鬼看相、鬼浇园,甚至连鬼游天都见过了,不光不觉得可怕,还越来越有趣味了呢”。

他冲我又笑了笑,便慢悠悠地说了起来:“这个宅子是解放前大户人家的,这家主人生前臭名昭著,名叫二狗子,原本就是个混子,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俱全,四处借钱不还,追债者盈门,都被二狗子巧言花语打发走了。

二狗子用借来的一部分钱打通了官府,谋了个差事,便飞扬跋扈起来,自此凡有追债者必指使家奴暴打一番,债主皆痛悔不已。

二狗子听说当时的县太爷喜欢古玩,便不遗余力,搜来了五大名窑瓷器、四王字画、十大珍品古钱币,送于县太爷,尽献殷勤,致使县太爷身边之人全部失宠,反提升其为县太爷全权秘书。

县太爷带着他四处巡视,满街乱转,二狗子跟在县太爷身后,点头哈腰,奴颜婢膝,见者窃笑。二狗子还根据县太爷亲属等的各种喜好,分别打点。

例如、二狗子知道县太爷的姑妈喜好男宠,他便超常装扮,尽展奇态,挤眉弄眼,取悦于县太爷姑妈,笑的县太爷姑妈前仰后合。此人对上逢迎有加,与狗无二,对下则颐指气使、变本加厉,对同僚更是极尽栽赃陷害之能事,含冤而去的就有八九人之多。即使县城被他搞得怨声载道,上级依旧连番嘉奖二狗子辅佐县令治理有功。

阴曹地府的鬲津通判曾,是有名的鬼青天,当时既有冤魂报案、又有牛头马面的《阳间视察情况汇编》为证,知其贪赃枉法、伤天害理、无恶不作、下流至极,便命人拿了二狗子来,独留其一挺僵尸于世间。

谁知半路上二狗子骗过了地府押解官,蒙蔽了奈何桥上老眼昏花的王婆,只身在奈何桥下狗刨式泅渡至冥府报道,从而保住了生前记忆和一身歪门邪道的本事。鬲津通判曾见他突然来到,措手不及,即刻升堂。

>>鬼故事分页: 1 2 3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