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沐浴节到八廓桑烟同城畅想人文地理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2:44:14 阅读: 来源:地磅厂家

从沐浴节到八廓桑烟 同城畅想 - 人文地理 - 资讯生活

冬季,大昭寺前磕长头的信众。

对于任何一座城市而言,能永远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而已。拉萨,是发生了历史巨变的拉萨。拉萨,却也还是原来的拉萨,那个从1300多年以前延续至今的圣地。

与八廓街——拉藏最早的街区一样,历经一千多年时光的流转,它一直是古城拉萨的中心,一直是藏族人精神的中心。

这是一座城市沿着一条缓慢的时光河流,所呈现出的最美好和静的历史变奏。

光着上身的巴桑罗布,腆着稍稍隆起的肚皮,来到堤坝的斜坡上坐下,漫不经心地燃起了一支烟,等着拉萨河对岸东南方向“奔巴日”(意即宝瓶山)神山上“噶玛堆巴”星(有翻译为弃山星,也即金星)的升起。

今天是2014年沐浴节的最后一天了,又是星期日,在城关区政府下属机关部门当公务员的他,因为工作忙的缘故,“只能抓住这个沐浴节的尾巴了”。他一大早才带着老婆孩子过来,支起了帐篷,“让沐浴、玩沙、洗衣、晒太阳、看风景、过林卡一气呵成。”

由于没有参加全部七天的沐浴节,老婆有点生他气,孩子也撒欢去找小伙伴玩儿去了。此刻,整个拉萨河岸,暮色如凝,远山之上的星星还未来得及显现。他的烟头在冷凉的空气中一闪一闪,仿如某种惊叹。而不远处河边姑娘小伙的嬉笑及悠扬歌声中,有人在生火烧茶,烟雾袅袅升起。有人在收起晒干的衣物、褥子。有人整理好了帐篷,准备回家。

依照古老藏历的传说,在拉萨,这一年的弃山星,只会在今夜最后一次现身了。这颗谜一样的星星,每年只出现七个晚上,然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因此拉萨的沐浴节,也只进行七天。相传那是在远古的一个秋天,拉萨河流域的大批牲畜染病死亡,人群被夺去生命,尸横遍野,惨不忍睹。灾情惊动了被称为“弥拉”的药神,于是他向神王旺波杰青请求为百姓治病,神王只给了他七天时间,于是他化为一颗星辰,出现在奔巴日山顶,将医术化为星光,与药物一起撒入河流及溪水,人们到了凡有星光照耀的水流中沐浴即可消除病患,从而抑制瘟疫的流行。从此,人们便在每年秋季金星出现的日子里,到江河溪流中去沐浴,藏族人称之“嘎玛日吉”,意思是洗澡的日子。人们深信,人体经过沐浴节期间连续七天的入水洗浴,能避免伤寒,抵御恶疾和瘟疫,更能延年益寿,强壮体魄。

作为拉萨当地人,巴桑罗布深谙这个节日的美妙与壮观,特别是在十几年前,火车尚未开通,西藏的旅游业尚未如现在这般引来蜂拥人群的时候,沐浴节期间,每当夜幕来来临,全城男女老少,都会不约而同来到拉萨河畔,享受这身心的洗涤与浸泡。安营扎帐的大人们更会熬起茶,煮起肉,每当他哆嗦着钻入帐篷,便有家人的各种温暖在等着他。更有人会燃起篝火,唱起歌,跳起舞,直到启明星升起,人群才逐渐安歇。而白天,则是人们洗涤衣物、被褥、卡垫的好时间,河岸的石头、柳条、灌丛都是天然的晾晒场,经过一天的曝晒,到了黄昏衣物就可以干透收回家里了。那时,整个拉萨河畔都会热闹若集市。然而随着旅游人群的增多,猎奇观看者,特别是在摄影爱好者们手中长枪短炮的逼迫之下,很多拉萨人过沐浴节,已经不再选择拉萨河,而改到了城北、城西靠近远山,鲜有游人的直沟河、鲁淀水沟等溪流河沟去了。

那时候,人们过沐浴节的主场地,正是拉萨河上一处植物繁茂、绿树掩映的河心洲,也是夏秋季人们过林卡的一处理想场所,叫作“古玛林卡”。“古玛”在藏语里意为“小偷”,据说原先城中的小偷们得手后,常聚于此处分赃,故而得名。而现在,“小偷林卡”消失了,变成了巴桑罗布所坐斜坡背后,拉萨商业生活和******颇为繁荣的“太阳岛”了。如今太阳岛上高楼林立,晚上霓虹闪烁不熄。硕大的柳林,却只剩沿河街边那稀少的一排。最近两年,更有公司在这里的河道上开避了游艇观景项目,旅游旺季里,每天都有轰鸣的游艇载着游客在河面上穿梭巡航。

而不远的东南方向,仙足岛--若从天空鸟瞰,那里宛如一只巨脚,随着仙足岛居民区的兴建,近些年,更是发展成了以酒店和客栈为主的游客居住地,房屋租金已经由过去的每月一两千窜到了五六千甚至七八千以上,房屋售价更是由当初的三十来万涨到了一两百、两三百万而不等。从仙足岛往拉萨河南岸,现在正架起一座跨河大桥,直通向奔巴日神山下过去西藏四大林之一的“慈觉林”附近。自去年起,大型山水实景剧《文成公主》的演出场地在奔巴日神山下修建完毕,并正式开演。未来,整个慈觉林,会成为拉萨市专为文化创意产业而打造的一个文化旅游产业园区。

凌晨四点半,我和朋友一起去大昭寺为不幸在拉萨河救人而牺牲的英雄送行。那天的凌晨,有雨片刻,似为天地对英雄远去的悲伤。霎时雨歇。去了很多人,大昭寺广场上车都停满了,数百人煨起桑烟,手持燃香,静静地跟在抬他的人身后,陪他转最后一次八廓。偶尔,会有人高声爆出一串藏语,那是意为“好人好报”、“英雄一路走好”这样的呐喊。按照藏人传统,去世以后的人不能再称呼他的名字,也不能直接拍摄他的相片,以免他惦念人间,不肯进入轮回。我是第一次以藏族朋友们的传统为逝去的人送行,肃穆,而又无比震撼。其时,所有转经人会停于路边,双手合十,念诵箴言为之送去祝福。那仍在磕长头的人们,亦会停下目睹这世间的无常,继而匍匐依旧。由众人抬行、僧人引路绕八廓一圈后,再在大昭寺门前祈祷,然后他的遗体将被送到拉萨东边的直贡梯寺天葬场进行天葬。

我和朋友被这庄严肃穆的仪式而惊震,久久不愿离去。不少藏人,究其一生,都在进行着这转动的朝圣。此时,天色微明,八廓街上已经陆续到来了不少转经的老人。而尚未开门的大昭寺内,僧人会在12岁等身的觉沃佛前添上清水与酥油灯。以这座由文成公主从汉地携来的佛像为核心绕转一圈,大约10步,这或许可以说是大昭寺(藏语称为“祖拉康”)内最为核心,也是最为殊胜的一条道路。而稍过片刻,大昭寺外,磕长头的人们开始此起彼伏。因为尚未到大昭寺开门朝佛的时间,因此大昭寺内绕佛殿一周的囊廊内转经道上,还呈现着短暂的间歇,只有寺内的僧人们偶尔推动着转经桶。在这里步行一圈,约3分钟左右时间。

到了晨间,绕大昭寺为一圈约需20分钟的中圈八廓菩提道上,以及绕大昭寺、药王山、布达拉宫、小昭寺为一圈,约需两三小时的外圈“林廓”上,涌动的人群,手里转动着经筒,口里念诵着经文,沿顺时针方向不停行走,形成一股奇妙的精神的旋涡。每年藏历四月萨嘎达瓦期间,这样转经的人群,会达到顶峰。因为四月是佛祖释迦牟尼诞辰、成道及圆寂的殊胜月份,笃信藏传佛教的藏族群众,都要以转经、烧香、吃斋饭等形式纪念他们心目中的佛祖释迦牟尼。外转“林廓”,有一套完整的仪轨与规范,信众们先要朝拜祖拉康内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觉沃佛像,再转完囊廓与八廓,然后到小昭寺朝拜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坐像明久多吉,然后从小昭寺北面的丁字路口,沿林廓路往东,再沿林廓东路往南转到现在的江苏路,再围绕药王山、磨盘山、龙王潭,布达拉宫返回小昭寺北面的丁字路口,也算是绕着以前的拉萨城转了一圈。

如若按照佛教的理论,这种转经人群形成的精神的旋涡,以及巨大能量场,应该算是一座坛城,也就是曼荼罗,通俗讲就是佛国及宇宙万物间的某种内在关系。一座坛城可以表示几乎所有真实的或意念之物,世界上每一个事物都是根据一个坛城形象的原始结构而塑造成的,因此,大昭寺是一座围绕觉沃佛像为中心的坛城。而围绕大昭寺而建的拉萨,也是一座巨大的坛城。而冰山雪岭之内,以拉萨为中心的西藏,也是一座坛城。可以说,这是西藏的历史之轴,藏人的吐蕃先祖最早建成的布达拉宫,以及运至此地的佛陀的塑像,由此形成的大、小昭寺,是整个坛城的中心。

女神猛将传

电脑装机软件

武动九天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