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个人的鄂尔多斯

发布时间:2021-01-21 17:21:10 阅读: 来源:地磅厂家

三个人的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不仅有“羊煤土气”,有数千亿的民间资金,还有159万常住人口和44万外来人口。他们组成一个真实的鄂尔多斯,这三个人,是他们中的一部分。  5000万资产的“穷人”代方阁  代方阁现在开一辆奥迪Q5。在豪车满街跑的鄂尔多斯,这并不起眼。“我觉得没必要开更豪华的车。”代方阁说  代方阁是土生土长的鄂尔多斯人。一个年轻的鄂尔多斯商人。  他今年31岁,资产近5000万元。“比起那些大老板,我就是一个穷人。”他很真诚地说出这句话。  他是鄂尔多斯金晨商贸有限公司的老板。他很低调。尽管大家都称他为代总,但在他的名片上,他的名字后面没有任何头衔。  一副眼镜,轻声细语,微笑中带着腼腆,他看上去像个学生。在鄂尔多斯市刚开业不久的王府井百货商场,代方阁有两个固定的柜面和一个临时柜面,总计营业面积有260多平方米。  代方阁8年前从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一头扎进了服装零售生意。开始阶段他代理的是国内的服装名牌;今天,他代理的全部是国际知名品牌,而且是多个品牌在鄂尔多斯的独家代理。  “鄂尔多斯人均GDP高,有钱人多,国际品牌卖得很好。”代方阁说。  做生意8年了,无论当初资金少的时候,还是现在资金相对多的时候,代方阁说自己从来没有想到涉足高利贷。“这几年来,除了从包商银行获得贷款外,我没有其他融资渠道。我不需要高利贷。”代方阁说,“假如我想靠放款过日子就不做这个生意了。”  三年前,包商银行鄂尔多斯分行的客户经理秦宇在“扫街”过程中结识了代方阁。  很快,第一笔金额为80万元的贷款也在代方阁递交申请一个星期后如期到账。  代方阁说,三年前,公司的营业额是2000多万元,现在做到5000多万元了。当时有六家店面,现在有近20家店面,在鄂尔多斯几乎所有的大商场都有代方阁的店面。  身处“钱多”的鄂尔多斯,代方阁日常也听到了很多关于“放钱”的故事。但是,这个年轻的鄂尔多斯商人告诉记者:“我现在还年轻,我还是想踏实发展自己的事业。”  “我踏实做事业,生意从2000万滚到了5000万,我估计明年能滚动7000万。如果我把钱放出去,肯定滚不出来我自己的生意。”代方阁说,“而且现在各个商场都给我面子。如果我放贷,也肯定没有这个社会效应。”  代方阁也曾有过投资房地产的冲动。但是,后来想一想,还是不如做服装生意保险。  “对于房产,如果有真实需要,不管价格多高也要买。”代方阁说,“现在我的员工有住的地方,我的父母也有住的地方,我自己也有住的地方,我没有特别的需求了,所以就不会考虑房产投资了。房子本身的价值就是住嘛。”  “最近拿下了一家美国著名服装品牌的代理资格。为了专门做这个品牌的生意,我刚从银行申请了一笔500万元的贷款做流动资金。”代方阁说。  代方阁现在开一辆奥迪Q5。在豪车满街跑的鄂尔多斯,这并不起眼。“我觉得没必要开更豪华的车。”代方阁说。  开过宝马的“的哥”王旭东  明年年初,王旭东就要搬入新居。想到在富人成堆的鄂尔多斯也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他感到很欣慰  鄂尔多斯有出租车2400多辆,司机大部分是外地人。出租司机会告诉你,有钱的当地人不愿意开出租,嫌太辛苦。  一年前,25岁的王旭东从包头来到鄂尔多斯,开起了出租车。他说,相对而言,在鄂尔多斯干出租行业,比在包头干出租要多挣些钱。  现在,除去一个月6000元的份钱和其他费用,王旭东一个月能挣5000来块钱。  “一年前一个月能挣六、七千元。”王旭东说,“去年10月,出租车的起步价从5元提到了7元,可能人们一下子接受不了,生意受到一些影响。”  王旭东和妻子现在租住在郊区一个50多平方米的房间。王旭东说:“我们一年交纳房租是1.7万元,比东胜区的中心地带要便宜。在市里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一年的租金为4万元左右。”  去年10月,王旭东和妻子在鄂尔多斯东胜区的东北郊区购买了一套中等户型的住房。房价为每平方米4900元。“现在房价好像降低了二、三百元,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王旭东说。  “我现在住的小区里,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头儿,由于拆迁拿到了10套房。除了给儿女的,剩下的都用来出租了。”王旭东说,“现在这位老先生平时没事就打打麻将,消遣娱乐。”  王旭东说,鄂尔多斯本地人家家都有汽车,而且有的可以说一人一辆。但是,鄂尔多斯人也有打车的习惯。比如一家人出来到饭店吃饭,往往打车而不自己开车。  王旭东说,鄂尔多斯有很多豪车,除了路虎、悍马等,还有法拉利、劳斯莱斯、宾利、迈巴赫等。  王旭东开的出租车是捷达。他不仅经常看到马路上的豪车,过去还曾开过豪车,比如路虎、悍马、宝马等。  “有些开豪车的车主,在饭店吃饭喝酒后就想找代驾。而找代驾公司一般又比较麻烦,他们一般在马路边找一位出租车司机,帮他们把车开回家。”王旭东说,“第一次开宝马X6我还到处找手刹,后来才知道是自动停车;在市里的马路上开悍马的感觉一般,跑不起来。”  在王旭东看来,鄂尔多斯的交通警察可能是世界上最牛的交通警察。他说,在别的地方,遇有豪车违章,交警可能会考虑拦不拦。但是在鄂尔多斯,普通人也开豪车。所以,交警执法根本不考虑你的车是否是豪车,一律严格执法。  最近一段时间,王旭东从与客人的交谈中了解到:这段时间要账的人特别多。大部分人都在抓紧收钱,往外放钱的人很少了。王旭东把这种情况形容为“风声很紧了”。  明年年初,王旭东就要搬入新居。想到在富人成堆的鄂尔多斯也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他感到很欣慰。  “活该”的债权人黄凤鸣  黄凤鸣不知道最终能拿回多少钱。说到激动处,他忍不住骂了几句祁有庆。但是,他同时表示“都怨自己,活该!”  11月16日上午,在鄂尔多斯公安局东胜分局经侦大队见到黄凤鸣的时候,他刚办完领取2%应发还资金的手续。他是“祁有庆”民间借贷案的债权人。  黄凤鸣今年65岁,退休前在鄂尔多斯电台工作;而祁有庆也曾担任电台的广告部主任。他和祁有庆很熟悉  “2008年,祁有庆开始给我打电话,让我把钱借给他,2分5的月息。在祁的鼓动下,2009年我把22.8万元给了他。”黄凤鸣的记忆清晰。  黄凤鸣说,自己这22.8万元包含了退休后领取的公积金以及多年积攒的工资。这是真正的“保命钱”。当时很信任祁有庆,觉得他有能力赚钱。祁也说把钱放出去了,能挣钱。  偶然的一件事让祁有庆的资金链走向断裂。2010年,鄂尔多斯市政府给每个离退休干部在康巴什新区分了一套房子。为交首付,黄凤鸣向祁有庆要钱,祁总在推诿。  后来多个离退休干部都说从祁有庆那儿要不回钱了。事情一下子闹大了。祁当时表示,自己没浪费一分钱,只是放出去,确实要不回来了。  根据分配方案,黄凤鸣的应发还金额为19.3元,到现在领取金额为5.2万元。相对于当初的本金,黄凤鸣还有17.6万未有追回。现在只能等待案件的进一步侦破以及案件相关资产的拍卖。  黄凤鸣不知道最终能拿回多少钱。说到激动处,他忍不住骂了几句祁有庆。但是,他同时表示“都怨自己,活该!”  黄凤鸣不清楚祁有庆把大家的钱放给了哪些人,哪些行业。他分析,很有可能是煤炭、房地产、养殖种植、酒店等行业。  煤炭业务被称为鄂尔多斯众多房地产企业的“现金奶牛”。但是,鄂尔多斯煤矿整合正进入关键时期,到2012年6月30日,年生产规模在45万吨以下的煤矿(井)将全部退出市场。加之房地产调控和信贷紧缩,未来半年多时间,将是当地煤企和房地产企业最为煎熬的日子,其资金链条发生断裂的风险陡增。

宫颈癌术后可以生物免疫治疗吗

卵巢早衰饮食禁忌具体有哪些呢

怀孕七个月打掉孩子医院

萧山最好的引产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